利亚

目前深陷文豪中!此外还担任婶婶,转校生,公主,制作人中~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个目前还没有标题的故事】03

注意事项:

·小学生文笔

·披着暗黑本丸皮的傻白甜

·all婶

·ooc 注意

·婶婶是个萝莉

·作者何时会坑也不奇怪系列

 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

 “也不需要真的砍下来的啊......” 鹤丸国永一边摸了摸脑袋上的肿包,一边把他们带去大厅坐下来,有些不满的盯着山姥切国广,而后者则是面无表情的无视,其眼神仿佛在说:你该庆幸我是用着刀鞘砍的。

  十分安分地坐在山姥切国广怀里的审神者看了看鹤丸国永脑袋上的肿包后想心疼他,可是后来又歪头想了想,思考了一下后还是决定无视,算是给鹤丸国永之前【回礼】吧。
山姥切国广看了看怀里的审神者,想让她下来却遭到萝莉审神者鼓起了脸颊摇了摇头表示要坚持这样子后无奈拉低了自己斗缝脸红了几秒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惯着审神者,由她去了。

  “嘛,你们就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把其他人给叫来。” 不去在意玩弄着自己衣服上的流苏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向鹤丸国永点了点头后,白发付丧神便离开了大厅留下了一人一刀。

  “虽然不期望会发生这种情况,” 山姥切国广顿了顿,看向审神者,“但是一有危险的话————” 

  “就要跑?” 停止玩弄流苏的审神者带着微笑地看着他,金发碧眼的付丧神点了点头。“呼呼,山姥切大人真是爱操心。” 坐在初始刀怀里的审神者摇了摇脚,抬起头来如红宝石般透彻的眼瞳清楚的映着他的身影,“别担心,作为山姥切大人的主人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说完,审神者还充满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虽然想问这是哪来的根据,

  “但是......”

  “嗯?” 压着抬起头来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拉了拉斗缝遮下了自己的表情。“唔......” 审神者尝试拉开压着自己脑袋的手,虽然力气不及初始刀大人,但是还是成功勉勉强强抬起头来,“山姥切大人别这——————” 审神者看到了付丧神那藏在斗缝间温柔的微笑。

  ————还是让我由衷的感到开心啊,你所说的【保护】。 

  “太狡猾了啦......山姥切大人......” 审神者嘟起了嘴巴,突然变得十分安分,乖乖坐在初始刀的怀里。

   山姥切国广:???

----------------------------------------------------------------------------
  没过多久,鹤丸国永带了4位付丧神过来。根据审神者在资料里看过的,那就是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鲶尾藤四郎以及骨喰藤四郎。除了刚才治疗过的鹤丸国永外,
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了伤,特别是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这对双子受的伤貌似是最严重的,

  看到眼前坐在山姥切国广怀里,年纪与自己的弟弟们差不多一样的女孩,一期一振面带有些惊讶的表情, “你就是...新来的审神者?” 面对一期一振的问题,审神者点了点头,
“我是01号,没有任何名字...请多多指教。” 虽然对于没有名字这点而感到疑惑,不过一期一振看着审神者一会儿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审神者年幼的外表着实让他放下少许警惕心。

  其实这也不是问题,只是让山姥切国广感到奇怪的是三日月宗近、刚才松一口气的一期一振都坐在自己和审神者面前,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都站在他们的后面...可是为什么鹤丸国永却理所当然的坐在自己的旁边,甚至把怀里的审神者抱到去他那边????

  当然被抱过去的审神者也是满脸黑人问号.jpg。

  “喂...你在干什么?!” 

  “嘛嘛,你都抱着这样久了,让我wan...抱一下也没关系吧。” 虽然是疑问句,可是语气却没有任何让人拒绝的余地。“呐?小姑娘你也没关系的吧?” 看着鹤丸国永双眼都快眯成三日月形状的笑容 ,审神者憋了半天只能点了点头。但是请你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说的那句【玩】。

  “看来鹤丸殿与新任审神者相处的很好呢。” 

  “那是因为新任审神者是个乖巧又有趣的孩子呢。” 一期一振看了看鹤丸国永和审神者一眼,露出了有些疲惫又有些开心的笑容。他的心底萌生出了一丝丝的希望,毕竟如果鹤丸国永真的喜欢或者对这位审神者有些好感,那就应该是代表这位审神者没问题了......而且审神者看上去应该也是乖孩子......但愿这次弟弟们可以不会受到伤害。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除鹤丸国永以外的刀都带着有些复杂的眼神盯着山姥切国广,这人让他从打从心底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快,“什么?” 
  
  “不不不,没什么哟。” 鲶尾藤四郎摇了摇手。鲶尾藤四郎的话就像是一个信号,就在那一瞬间令他感到不快的眼神就全都消失了。 

  “那么新任的审神者小姑娘,对于这座本丸————” 虽然受了些伤而导致有些狼狈,可是作为最美的天下五剑——眼里含着新月的三日月宗近还是如同平安时代的贵族一样优雅华丽,让人不禁感叹这把刀的魅力......这也同时让山姥切国广本能地再次拉下自己的斗缝。

  “————你想要做些什么呢?” 三日月宗近以袖掩嘴,虽然在笑可却不是真正的笑容。看着有些慌张的审神者,鹤丸国永低下头来轻声说道:“没事的,把你想说的事说出来就行了。” 不得不说,鹤丸国永的话语成功让审神者稍微冷静下来。面对身穿着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审神者吸了一口气,直视着他,“我想把你们的伤全都治疗好,然后让这座本丸恢复原本应有的姿态。”

  “是吗。甚好甚好。” 三日月宗近放下了袖子,眯起了眼睛,虽然还是还是和上次一样保持着微笑,但是审神者可以察觉出这次的笑容,是发自真心的————

  “但是——————” 眼里的新月微微睁开,“望君能够遵守你所说的话。” 一股威严从三日月宗近上爆发出来,令坐在鹤丸国永怀里的审神者身体一僵。咳咳,重新说过吧....那笑容是真心的...大概。

        ——————能好好相处的吧...与这座本丸里的刀......不,一定要好好相处才行...毕竟这是好不容易才获得的自由。

                                                        审神者在内心里暗想道。



  “说起来新来的审神者对于这座本丸的情况知道了多少呢?” 在一期一振身后站着的鲶尾藤四郎突然走过来问道。

  “欸......” 知道多少吗......?
----------------------------------------------------------------------------

我想说下,婶婶会有名字的!!!

绝对!!


(继续求小红心和评论)

【这是个目前还没有标题的故事】02

注意事项:

·小学生文笔

·披着暗黑本丸皮的傻白甜

·all婶

·ooc 注意

·婶婶是个萝莉

·作者何时会坑也不奇怪系列

 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

看着眼前的景色,山姥切国广说实话也是挺不安的......要说为什么,想起狐之助把他们送到暗黑本丸时临走之前说的一句:“啊,说起来暗黑本丸在第一次进门时有很大的几率是会出现开门杀这个情况,请务·必小心。” 

  是真的很不安......被召唤到现世来还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连获得的身体都还没习惯。虽然已经说好好会保护身边的主人,可是就凭我一个仿品真的没问题吗......?

  山姥切看了眼身旁因为注意到自己的异样而担心的注视着自己的审神者。啊啊...就算不能保护也要保护到底,毕竟现在也只能靠自己了。山姥切国广叹了一口气,把审神者拉到自己的身边后蹲下对她说,“主人,待会开门后可能会有为险...那时候就好好呆在我的身后。要是我应付不了的话就全力往外跑,明白吗?” 

  原本以为审神者会害怕还是什么的,谁知道她却鼓起脸颊,握着小拳头:“没关系的!我会好好保护好山姥切大人的。” 看着因为鼓起脸颊而导致有些红的主人,山姥切国广感觉顿时之间失去了名为语言的机能。过了一会他才缓了过来摸了摸审神者的头,“是吗。那就拜托了。” 

审神者发誓自己刚才一瞬间有看到自己付丧神的微笑,虽然只有一瞬间!那好像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笑脸吧?

  山姥切国广站了起来再三确定审神者乖乖站在自己身后后便往大门那边走去,一只手拿着刀保持着备战姿势慢慢推开了门,另一只手护着审神者。可是当他打开大门后并没发生狐之助所说的【开门杀】,取而代之的是是一片的静寂。都说最怕突然安静,山姥切国广始终保持着警惕心,一边护着审神者一边往大厅那边走去。

途中,审神者看到大厅外的庭院里的一颗万年樱。那颗万年樱虽说已经凋零、枯萎了,可是还是能够看出它曾经繁花盛开过。

  “主人?” 

  或许是出于同情心还是什么,审神者把灵力注进已经枯萎了的万年樱里而山姥切国广则是在她身后默默的守着她,顺便仔细地观察了四周围。看着万年樱渐渐恢复生机,长出了嫩芽与花苞后,审神者又再度注入大量的灵力后,花苞很快的就盛开。最终,万年樱完美的盛开了。审神者看着眼前或许真的能够如书中所形容的遮天蔽日的万年樱,审神者总算露出了微笑,“太好了...这样你又能再度盛开...继续活下去了呢...”

  注意到审神者应该是灵力使用过度而导致脸色有些苍白及语气虚弱的山姥切国广拉走她那正在向万年樱注入灵力的手,“够了,这样下去会撑不住。” 山姥切国广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这里还不安全。” 审神者乖乖的点了点小脑袋后再度伸出自己的小手。这是...要牵手的意思吧...?山姥切国广便伸出自己的手牵着审神者。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还能再看见万年樱盛开的一天呢。” 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山姥切国广反射性的把审神者拉到自己的身后,拔刀出来指着声音的来源。

“你...受伤了...” 审神者从山姥切国广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看到眼前白色的衣服上全都是深红色的血,似乎伤得不轻的白发付丧神。看过了狐之助给的资料,这位付丧神应该就是鹤丸国永吧。

  “白色的衣服染上一些红色看起来才像鹤吧。” 白发的付丧神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后不禁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嘛,不过如果那是自己的血所染上的话那就真的想要拒绝啊,哈哈。” 闻言,审神者慢慢的从山姥切背后走出来。

  “喂!”

  “没关系的。” 原本想要阻止审神者往前的山姥切国广听到她这么说后再三犹豫最终还是松开手让她往前走,自己则是在后面保持着战斗姿势,如果眼前的白发付丧神一有奇怪的举动,山姥切国广就打算直接一刀劈下去,把审神者拉回来。只见审神者慢慢地靠近眼前的付丧神,抬起双手捂住他的伤口,注入了灵力。

  啊啊...有多久没有感受过这股温暖的感觉了呢......

  出乎意料的,白发付丧神并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只是用着自己金色的眼瞳注视着眼前和自己几乎一样一身白的小姑娘。当审神者确认付丧神的伤口全都治疗好后吐出了一口气,似乎是累了的样子。白发付丧神看着审神者眨了眨眼睛,蹲下身来:“小姑娘,你是新任审神者吗?” 他看了眼审神者身后的山姥切国广,便继续问道:“你知道这里是政府所说的【暗黑本丸】吗?不怕我对你做些什么吗?” 听到这句话后的山姥切国广充满杀意地盯着眼前的白发付丧神,仿佛在说:你敢试试看。

  注意到山姥切国广的眼神后,白发付丧神正想说是开玩笑时审神者却摇了摇头,轻轻的说不会。白发付丧神有些惊讶的看着审神者,“因为,如果你想做些什么的话...在我刚才向万年樱注入灵力时直接动手就行了...可是...你没有。” 

  审神者擦了擦自己因为刚才捂住付丧神伤口而沾上血的手后,再度伸出双手摸了摸因为蹲下来而差不多和审神者一样高的付丧神的脸颊,然后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的碰了碰对方的额头,直视着对方金色的双眸,“而且你身上没有可怕的气息。” 随后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一样歪了歪头,

  “我是这座本丸的新任审神者01号,没有名字。请多多指教,鹤丸大人。” 

  姑且先无视掉想要举刀砍下那个白发付丧神的初始刀大人——山姥切国广,白发付丧神原本有些惊讶的眼神转变成十分惊讶,甚至愣了这么几秒后便笑了起来,“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迎着审神者疑惑的眼神,白发付丧神一把把审神者抱了起来转了一个圈圈,“那么我就正式说一次吧,我是鹤丸国永,因为好像很有趣,只要你不会变成和前任的疯子一样我就会站在你这里哦。” 

  原本只是想看一看新任的审神者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是和前任一样的话就打算杀了。可是当他看到竟然是个小孩子,而且还是这么有趣时,鹤丸国永内心觉得如果是这个小姑娘的话,或许会没问题。嗯?要问理由?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鹤的直感!......开玩笑啦。嘛,刚才的也算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审神者纯粹的灵力,名为鹤丸国永的付丧神喜欢审神者的灵力,况且审神者看样子也是个好孩子,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但是————” 鹤丸国永突然靠近审神者,温热的吐息弄得她耳畔有些痒。鹤丸国永压低了声线,说的很小声以至于山姥切国广也听不见,不过审神者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
“如果你真的和前任一样,我,会砍了你啊。” 说完,看着审神者有些错愕的表情,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なんでね?”

  ”可以哟,如果你认为我在做错的话,砍了我也是可以的。“ 同样用着很小的声量说话的审神者顿了顿,”如果这样做能够让你信任我的话。“

————前提是如果我做错的话。

  这次错愕几秒的人轮到了鹤丸国永,”嘿欸...你果然很有趣啊。“ 嘴角上扬,鹤丸国永满意的看着审神者,”请多多指教啊,主人?“
  
  “在那之前...” 突然有把冰冷的东西突然架在自己的颈上,鹤丸国永不禁“欸?”了一声。

  “山、山姥切大人?” 

  “在那之前...” 看了看审神者,金发的付丧神又重复了一遍后,握紧了自己的刀,“先把主人放下来啊!!!!!”

  “等等!!别真砍下来啊!”

  “你这家伙对主人做了什么?!”

  “什么都还没做啊啊啊啊!”

  “还没?!”

----------------------------------------------------------------------------

婶婶其实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孩子...当然鹤球也不是完全信任婶婶的,还在试探期233333

以及完蛋了,被被要被我写成萝莉控了(滚)

惯例求小红心和评论~~~

【这是个目前还没有标题的故事】01

erm....这是呆在我的脑袋里已久的脑洞,先说下注意事项吧...

·小学生文笔

·披着暗黑本丸皮的傻白甜

·all婶

·ooc 注意

·婶婶是个萝莉

·作者何时会坑也不奇怪系列

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吧



----------------------------------------------------------------------------

“你好呀~01号。” 

听到有人叫着自己的编号,原本正在沉浸在睡梦中的小女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声音的来源。
原本以为是人的,可是无论怎样看,声音的主人还是一只狐狸。

  “谁...?” 被称为01号小女孩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前面的狐狸,可是当她注意到狐狸那毛茸茸的尾巴是眼神突然有些明亮了起来,压抑住自己想要搓...哦不,是摸一把的欲望。狡猾...不,机智如狐狸,它很快的就抓住这个机会跑到小女孩身边,用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蹭了蹭她的手。确认了小女孩并不抵触后,狐狸便躺下并翻了个身露出了白白的肚皮并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说:

  “你好呀~我的名字是狐之助,来自时之政府的式神。”
 
01号点了点头,一边摸着狐之助的尾巴一边认真的听着它说的话。嘛...虽然也不能说是认真,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都在狐之助尾巴上,也就只是时不时点点头而已...
尽管如此狐之助还是把政府给她任务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所以,01号,关于这次的任务你答应吗?” 女孩沉默了良久才说了一句话:“能从这里出去吗?”

狐之助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政府要给女孩的任务是去接手一个暗黑本丸。狐之助看了看四周围,这里什么都没有,无论是床、窗口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只是四面
墙壁以及一扇门。接受这个任务虽说使能够从这里出去,可是那也只是【从这里出去】,并不能代表她获得自由,而且能呆的地方也就只有那座黑暗本丸。
眨了眨黑豆般大小的眼睛,狐之助还是说了:“是的。”

----------------------------------------------------------------------------
  “那么审神者大人,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政府可以让你从这五把刀里选一把作为初始刀以及战力。” 由于01号已经接手了这座本丸成为审神者,所以狐之助没再叫【01号】这毫无感情的编号,直接喊审神者大人。刚刚当上审神者的01号虽然在狐之助给她说明各种各样的事情时一直在玩弄它的尾巴,但是01号还是有好好听进去的,这点还是让狐之助感到挺欣慰的。

只见审神者选了一把刀后便轻轻地把指尖放在刀柄上,注入灵力。就在那之后刀的四周围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樱花并且围着它转。待花瓣掉落时,一名披着被单(不,这时候应该称为斗篷吧...?)的金发碧眼青年。

  “山姥切国广。”付丧神很简洁地说了自己的名字,而审神者则是很少见的露出闪闪发亮的眼神盯着他。那眼神...狐之助不禁冒了冷汗,那眼神和审神者第一见到它的尾巴时是一模一样的...想了想虽然一开始是狐之助把自己的尾巴当作诱饵来诱惑审神者的(?),可是在那之后审神者一直都在摸,真的一直都在摸自己的尾巴!!(嘛...虽然是很舒服啦...

  “你这是什么眼神...” 是在介意自己是仿照品吗...?想到这里山姥切便拉了拉自己头上的斗缝(被单)。不...看样子并不是...什么啊这个眼神,是在对仿品有什么期待吗?

他再次仔细的打量起自己的审神者,外表大概是12岁这样的女孩,银色的长发、如红宝石般的眼瞳、长长的银色睫毛、白得晶莹剔透的肌肤、白色的长裙...全身白啊...很像只白兔子。
山姥切默默在心里吐槽道。可是不得不说眼前的审神者长得十分可爱...不,与其说可爱不如说是精致,简直就像一个人偶一样。

  “我是01号...没有名字...一起,好好相处吧?” 没有名字...?山姥切国广有些一愣,而且01号是什么意思?代号之类的东西吗?众多疑问在山姥切国广的内心里爆发出来。这时候,审神者慢慢的把手伸向金发付丧神那里,眼神依旧还是闪闪发亮的眼神。山姥切看着那双期待的眼神,莫名觉得自己要是不回应,审神者大概会哭吧???

于是内心的疑问先放一边,

  “啊啊...” 乖乖握住了审神者那只小巧的手。

  “那么,在我们出发之前,我有些事情要叮嘱山姥切大人。” 闻言,山姥切把视线转向了狐之助,而狐之助则是把审神者接下来的处境全都和山姥切解释清楚。山姥切全程脸色是越变越差,直到狐之助解释完后他带着有些怒意的语气:

  “为什么要让这样的小孩子去管理那么危险的地方?” 付丧神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审神者,便带着少许杀意的眼神看着狐之助。

  “我只是式神,负责把政府交代下来的任务交给审神者大人。这个问题我怕是不能回答你。毕竟我也只是根据命令而行动罢了。” 和之前的口气完全不同,这是变得完全没有感情如同机器人一般。“再说,就是为了保护好审神者大人才把你召唤出来的。所以你只要保护好这位大人不就行了吗?”

  “啧,不用你说我也会。” 山姥切看着还在紧握着自己的手的审神者,顿时萌发了一种想要保护好小主人的心情。感受到了山姥切国广的视线,审神者也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微笑来回应他。于是金发的付丧神再度拉低了自己的斗缝,如果仔细看,能看见他满脸通红,头上也貌似冒出了类似烟的东西。

  “啊,忘了说...审神者身体有些特殊,不能晒着太阳太久,这点千万要注意哦?” 只见狐之助的语气又恢复成了之前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确认山姥切明白过后,它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出发吧~愿你们武运昌隆。”


----------------------------------------------------------------------------

其实说是暗黑本丸...我也不打算写些黑化还是什么的情节...因为大家
的性格我也不是能够很好掌控...就别提黑化了...再加上我也不会写战斗场面。说到底我文笔就是不好(盖锅跑)

erm...
我就想写个萝莉婶来治愈大家受伤的心灵,然后写写一些刀刀宠婶婶的画面233333最初我的想法真的是这样罢了,所以大概接下来的情节也会是一些治愈和温馨的情节吧...大概......?


总之请尽情评论和点小红心(滚

考试不及格的婶婶欲哭无泪

“主上,你还好吗...?” 看着审神者微微颤抖的身体,身为近侍的大和守安定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正在思考着要如何安慰考试不及格而哭出来的自家主人。

“不好...一点都不好...” 审神者吸了吸鼻子,抬起了头看向安定。

只见审神者的眼睛有些红肿,眼角还泛着泪光,这不免让安定有些心疼和对于她那平时要到考试前一天才开始读书的习惯而感到无奈。

“嘛,不用这样伤心啦...下次再努力不就行了吗?” 安定停下了拍着审神者后背的动作,温柔的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主上哭了的话我们也会跟着心疼的,所以...别哭了好吗?”

看着大和守安定那温和的目光,审神者忍不住想要大声的哭出来,直接扑向他的怀抱里。

大和守安微微一愣,随即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轻轻地拍着审神者的后背安慰她,“没事的哦...没事的哦...别哭了。”

啊...是她所熟悉的味道啊...总觉得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她眼前的附丧神的怀抱还要更加安心了。

过了一阵子后,确定审神者没有什么动静了之后,安定轻轻的抱起已经陷入睡眠中的审神者,走向床边把她放下来,再细心的帮她盖上被单。

安定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一吻,“安心的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于是我真的考砸了...QAQ

好吧 ...我真的考砸了...很大的几率是不及格...
神啊,请你救救我吧!别让我不及格啊啊啊!QAQ
拜托了!

考试要到了,婶婶熬夜读书有什么问题吗?

“主上,现在都几点了您还不打算睡吗?” 有着美丽样貌的附丧神神色担忧的看向正在死命读书,打算整晚都不睡的审神者。

“嘤嘤嘤!一期哥,不是我不要睡,而是我不能睡啊!我今天有考试啊!”

“那也不能在这样的时间读书吧?”

“一期哥啊,我没得选择吧!嘤嘤嘤....QAQ”

“哈....临时抱佛脚吗...”
一期哥,你说的太对了我竟无言以对

“总之我会陪在您的身边的,请您加油吧。” 一期一振温柔的摸了摸审神者的脑袋,蜂蜜色的眼眸中倒映着她错愕的样子。一期一振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主上,您不是还要读书的吗?”

“啊...哦...” 审神者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啊....糟糕了啊啊!全都忘光了啊啊啊!又要重读了啊啊啊!

沉迷于男色不能自拔,导致忘光了自己好不容易背好了的公式的审神者是一边重新读过,一边偷瞄跪坐在自己旁边的一期哥。

至于考试的结果...审神者很荣幸的考砸了QAQ

=========================================
这是来自一个平时没有读书,到考试的前一天才开始读书的一个苦逼婶婶的故事QAQ

我感觉好痛苦啊……我会努力的一期哥!请你就在旁边看着我吧!

ps:总觉得在凌晨读书似乎还蛮不错的⊙▽⊙